命之家的某某

#末世pa

#安雷

#在水族馆相拥入眠的本来可以是很温馨的题材被我生生写成了末世


今天是第三天。
柱形水族箱里的灯仍闪着蓝色的光,一只足足有篮球大的“鱼”从他眼前巡游而过,安迷修舔舔干涩的嘴唇,看了一眼便转过头。
原本温顺绮丽的金鱼,在短短三天内长出了锋利的獠牙,在封闭的鱼缸中相互啃食。活生生成了一副血海炼狱。碧蓝的海水被颜料般的红色混合在一起,扩散的速度就像恐惧一样快。
这是第三天了,世界末日的第三天,他和雷狮被困在水族馆的第三天。
安迷修抓紧了背着食物的袋子,手中拎着一根防身的木棍,简直想下一秒就跨越这让人不安的红色,飞奔到雷狮眼前。
他照例检查完大门的锁后,来到了水族馆的顶层。顶层的门是锁着的,他开了锁,轻悄悄的进去,再把门反锁上。
门后是与他相依为命的人,亦是他想要逃离这一切的原因。
“雷狮?”
雷狮倚在角落里,头巾掉在地上,他没有听到安迷修的声音,他应该是睡着了。
安迷修放下背上的口袋,深吸一口气。顶层的天花板是透明的,夜空中,有冷淡的星星在闪烁着。他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进,到了雷狮跟前,轻轻牵起他的手,给他被怪物抓伤的伤口换上新的纱布。安迷修拾起那条头巾。
他紧紧攥着它,抑制着想要把它缠到雷狮眼睛上的冲动。他不知道,那双如同希望般的紫色双眼再次睁开时会是什么样子,会是和外面的怪物一样的鲜红吗?还是再也不会睁开了呢?
在这与世隔绝的第三天,他无从知晓。
于是他吻了吻雷狮的嘴唇,将那条头巾叠好,拥着他薄弱的希望,在冰冷的寒星照耀下,陷入梦中。

我仿佛能从他的怀中眼中嗅到凌冽的风雪。
那其中承载着温润的江南,
西藏的梵声以及地下的号角,
还有最后倒映着的那场大雨。